易中天惋惜错失自己首部话剧《榜样监狱》首演
《榜样监狱》首演 易中天因伤错失  易中天首部话剧下足严酷笑料  由于两周前意外摔坏了左腿,刚刚拆线的易中天惋惜错失了自己首部话剧《榜样监狱》的首演。看了一个甲子的话剧,终在晚年“修成正果”——这出其鏖战了数月的处子作,接续上了近两年继续大热的民国喜剧的香火,剧情好事多磨,人道表露无遗。但是细细品来,便是这出演得舒畅,看起来清奇的著作,或将成为民国喜剧的完结之作。  “话剧界年纪最大新人”  易中天祭出《鬼话方言》  从舞台上一眼便可窥见的“礼”“义”“廉”唯一少了“耻”字的无声意图,到任何一个人物都没有姓名,而是以特派员、典狱长、看守长、抢劫犯、闯祸逃逸犯、骗子、妓女、女学生等来称号的规划,足见易中天心力倾泻在了每一个细节。创造中,他更是祭出了从前著作《鬼话方言》的储藏,东北话、上海话、陕西话、四川话、河南话、湖北话,或和弦或交响,方言梗、谐音梗一个不少。听说易中天自己说起方言和段子也是较为逼真,首演现场连线导演韩清,称自己是“公鸡中的战斗机”,足见“易教师”的“自我牺牲精力”。所以,剧中的犯人们也被他下足了严酷笑料。  剧中一切的故事都发作在监狱中,两位从南京来查看“新生活运动”的特派员先后毙命,后来又来了特派员丙。监狱中连续发作的血案,引出了不同态度和利益的各方。有人急于邀功不吝编造谎言,有人为掩盖罪恶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,有人良心发现但却早已深陷其间无法自拔……张瀚生、何靖、杨喜报、罗熙、付瑶等多位人艺艺人也亮出了他们在剧院舞台可贵挥洒的喜剧因子。而联合导演韩清和杨喜报又都是人艺年轻一代中能演善导的代表,也难怪自称“话剧界年纪最大新人”的易中天,也谦逊地表明自己是在跟人艺的导演和艺人学手工。  《榜样监狱》或将完结民国喜剧  民国喜剧的大热始于《蒋公的体面》,之后《驴得水》、《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》等皆是口碑与票房俱佳的著作。而除了民国喜剧的标签,《榜样监狱》中,咱们还看到了《钦差大臣》,看到了《西望长安》,太多的经典附着,让真实的话剧观众难有舒畅之感。  “人在做、天在看”这样的台词,给人一种被喂养到嘴边的压榨之感。民国本便是一个“魔幻”的时代,每个人的视角和视野都不同,盲人摸象一般,《榜样监狱》也是如此,既有豪情万丈,也有一地鸡毛。仅仅这诙谐之外的奇妙,民国知识分子和小角色的日常背面,出现给观众的终究是什么?机巧的言辞?氤氲的温情?杯水的波涛?低微的人道?明显都不是。  其实早在《驴得水》一片溢美之声时,就有人当令提出:这一次,民国又成了盾牌。好像只要在民国,人们才干看清自己的赋性?《榜样监狱》也是如此。从这个视点讲,口碑不错的《榜样监狱》或将扮演民国喜剧的完结者,后来的创造者真的要好好想想,咱们这么竭尽全力地征伐民国究竟是为了什么?  约一个民国饭局?打一场民国麻将?看一出民国喜剧?“是”仍是“否”,您说呢?  文/本报记者 郭佳 拍摄/本报记者 王晓溪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